?

FIRST短片季7部影片首映,短片該如何介入社會現實

2018-4-2 14:21:29 新聞來源:重慶新聞網

   3月29日,七部青年導演短片作品在FIRST青年電影展首映。自2017年11月份開啟的最新一期FIRST短片季,通過近一個月的征集評選,10天的拍攝,再經后期制作,選出這七部短片參加首映禮。短片季評委李檣、黃渤,嘉賓李晨、梁靜及周子陽、高則豪等青年電影人等出席了首映禮。本次FIRST短片季圍繞“平等”概念,介入社會現實,在相對公益題材范圍內,去尋找適合影像表達的題材,并且希望破除掉過度情感的渲染和過分宏大命題。

 

  首映禮上,播放的七部短片分別為蕭瀟的《挽洲之島》、周侯衡的《涼山女童》、馬譽龍的《玩手機的女人》、劉曉雷的《萬物有靈》、江博銘的《歸途》、陳一線的《城市之光》、蔡成杰的《TheDouble》。

 

  《挽洲之島》

 

  《挽洲之島》講述株洲縣村落中的一個江心小洲挽洲島上,唯一的小學在80年的變遷中只剩下四個學生。圍繞一位臨近退休的鄉村教師的去留選擇展開故事,并在短片中貫穿杜甫的詩《次挽洲》,詩和歷史的介入,讓故事更加厚重,杜詩中的“參錯云石稠,坡陀風濤壯”“羈離暫愉悅,羸老反惆悵”等詩句也非常貼合影像中的情境。蕭瀟在映后分享中說:“在電影的藝術屬性下介入現實,無需在現實之上訴說苦難,抑或虛構某種情感,挽洲島是有歷史的,有文化傳承的地方,其本身就是好的電影文本,沒有什么比真實更有力量。”

 

  《涼山女童》

 

  同樣以真實故事改編的還有周侯衡的《涼山女童》、馬譽龍的《玩手機的女人》和陳一線的《城市之光》。《涼山女童》中,讓真實人物的真實情境和表演的情境并行,采用半紀錄式的表達方式,幾分鐘的片段貫穿起主人公葉樹元的一生。導演說:“我和主人公葉老師認識12年,一直被他打動,在真實故事創作過程中,也一直在找突破口。”導演著墨比較多的是葉樹元和女童的情感交流,影像也比較細膩,但這部影片在臺詞的處理上還是顯得比較稚嫩,比如主人公會問女孩“你為什么不去上學”之類,有著較為明顯的他者目光,而涼山本地女孩子們的主體性則是被遮蔽的狀態。

 

  《涼山女童》的原型人物葉樹元也到現場進行了分享,他說:“片子就是我真實的故事,我最怕上舞臺了,在大涼山29年,孩子們和我都走得很累很傷心,都叫我阿爸。我有3800個孩子,我的生活與孩子們完全關聯,我的生活就是攝影和孩子,見不到孩子就會傷心。為了孩子,請假,去山里看孩子,撿礦泉水瓶也不丟人。希望更多人能夠關心大涼山的孩子,關心貧困孩子。”

 

  《玩手機的女人》拍攝花絮

 

  馬譽龍的《玩手機的女人》中則去除了戲劇沖突,用單純的影像視覺進行敘事,讓馬慧娟自己講述自己的故事,整個影像干凈利落,情節緊湊。陳一線的《城市之光》講述中國盲人足球隊的故事,導演談到:“我自己是個球迷,學電影之前的想法,是想去英超踢足球。2001年中國打贏南斯拉夫踢進世界杯,一直以來希望呈現的時刻。四年前看到了一篇報道《黑暗中的足球隊》,當時就買機票去昆明,走訪了半個月,我希望這個影片能引發更多人對盲人群體的關注。”《城市之光》以盲人運動員和女朋友的情感為切入口,但是演員的表演和臺詞均比較生硬,代入感不強。

 

  《城市之光》

 

  這三部電影都是以真實的故事改編,甚至有兩部中,真實故事的主人公就是短片中的主演,在鏡頭前如何講述自己一生的故事,如何取舍如何表達也是一個很費思量的事情,而且在處理這種比較正的話題,比如盲人如何在黑暗的世界中突圍,一生奉獻給公益事業等,也要考慮如何不流于空泛的同情或贊許。

 

  在具體影片之外,青年電影人也分享了短片季創作過程的體驗,比如在有限的創作周期內,要經歷劇本的一次次推翻,影像表達方式的準確構建,拍攝過程的把控等。

 

  《歸途》

 

  如《歸途》導演江博銘談到,“在意大利留學期間,我們每年都會拍攝大量的短片,然后在電影院放映,有老師、同學、朋友,也有其他電影人一起觀看,分享意見,這種氛圍非常好。FIRST短片季也讓我感覺回到了大學氛圍,讓我有信心去嘗試自己的風格。這次短片季對我來說更多的是一些橫向影像世界的延展,是我未來長片創作中需要的經驗。”《歸途》講的是關于拐賣人口的話題,導演稱自己在國外曾見到一個女人推著一個嬰兒,嬰兒一直在哭,而且這個女人和嬰兒的樣貌很不相同,但是當時沒想太多,后來這個事情一直擱在他心里。

 

  FIRST影展電影事務部總監段煉談到,我一直在想影像是不是應該承擔更廣泛的職責,這個答案是不一定,但在這種特別的社會環境內,還是應該思考電影介入社會的力量。江博銘通過《歸途》想說對生活的觀察不能僅僅歸到安全區,還是要通過影像去介入社會現實,承擔起社會責任。

 

  《TheDouble》

 

  這次,已經憑借《北方一片蒼茫》(原名《小寡婦成仙記》)斬獲FIRST影展和鹿特丹電影節最大獎的蔡成杰導演帶來的影片是《TheDouble》,他說:“我其實是從一個特別普遍的社會話題切入,現代農夫與蛇的故事,我們生活的公共空間里,人與人之間,享受著公共利益的溫暖,也能消解冷漠。如果受到了傷害,是否還能以善意對之。人性是復雜的,每個人細小的正確的選擇,都能給世界平等的機會。”

 

  評委李檣、黃渤,還有嘉賓梁靜、李晨在看過影片后也進行了分享。梁靜說:“一個導演真的需要短片的磨練,不斷歷練自己,才能夠很好地把控長片,不能著急,一定要靜下心去沉淀,慢慢具備作為一名導演的綜合性的能力。因為拍電影不僅是影像層面的創作,光是憑一腔熱情是不行的。”

 

  黃渤說:“比較短的時長內,有一定主題的約束,或許最終呈現的結果有一定局限性,但這是作為一名導演,一種必須面對,也無法忽視的存在。創作的時候面對鏡頭,面對影像的方方面面,有時候還要面對自己的無能,但這也是引導我們能夠一步步走下去的動力,如果生來都是電影大師的話也是很沒意思的。“

 

  李晨談到,“從這些青年導演身上學到很多東西,他們真的有對世界的洞察力和責任,我其實并不想過多的去評價影片本身,因為這并不是他們參加短片季的一個目的,也不是FIRST影展做這件事情的目的,不是要去鼓勵某一種影片,而是要以包容的態度面對青年電影創作者,也面對創作的多樣性。”

?
?
?
本站所刊登的各種新聞﹑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,均為深圳生活網版權所有,未經協議授權禁止下載使用。
Copyright ? 2000-2013 www.0755shw.com All Rights Reserved
編輯QQ:2383424132
云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l